当前在线人数13093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兰若寺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鬼故事:艳遇
[版面:兰若寺][首篇作者:Asien] , 2017年05月30日20:17:48 ,267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Asie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Asien (asien), 信区: Ghost
标  题: 鬼故事:艳遇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y 30 20:17:48 2017, 美东)

“女笑曰:‘君子居之,明日即以相赠。金铁各千万计,半生吃着不尽矣。’既而告别
。伊苦留之,乃止。曰:‘被人厌弃,已拚永绝;今又不能自坚矣。’及醒,狐女不知
何时已去。”

读至此,公子于合上书本,靠在榻上,两眼望向空洞的远方,陷入了想象之中。屋外忽
然传来母亲斥骂婢女的声音,和扔东西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门帘噗拉一响,老妈
子进来添茶,收拾炉灰,公子于厌弃地看了一眼,转过身去背冲着老妈子,心里不禁可
怜起自己——这是一个什么家庭!这么俗气,一天到晚就是吃喝拉撒柴米油盐,充满烟
火味,每天听到这些嘈杂的市井之音,都感觉身体沉重,浊气满心。

老妈子出去了,公子于爬起身来,站到墙边,照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形容。镜子里映出自
己苍白俊美的脸,一双大眼睛黑如深潭,眉头却过早地拧出了皱纹。公子于喟叹了一声
,枉自己这魏晋名士的身姿,却不得不每日在世俗尘烟中消磨。书中描述的那充满仙气
的日子,才更适合自己,然而怎么才能得到呢。

午饭好了,老妈子叫公子于去吃饭。扒拉了两口,母亲又念叨起功名的事情。“一天到
晚就知道读些闲书,二舅家的小四去年就中了秀才,你倒好,连个童生都不是!这一天
天地养着你游手好闲,还不如去跟着你爹做做生意……”公子于听得厌烦,嘟嘟囔囔地
说:“我倒是想用功呐,你们整天吵吵嚷嚷的我看得了书吗?!”

母亲瞪了他一眼:“想安静你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啊,家里又不是没条件,只要有这份心
,什么不依着你?”

公子于心里闪了个念头,正好把话接过去:“那我到外头租个房子住一阵去,省得你们
打扰我。”

母亲沉吟了片刻,答应了:“撤了火再去,让婉儿跟着你去吧,给你铺个床叠个被,照
顾你起居。”

公子于回头看了看旁边侍奉着的婉儿——不如叫碗儿更贴切些,胖乎乎的一脸蠢相,全
天下就跟饭最亲——心里一阵厌恶,“不要,有人跟我边上我没法专心。我自己照顾自
己,缺什么回家来拿就是了。”

第二天公子于就出门找房子,特意离开自己家几条街才开始踅摸。他看了几套房,都觉
得不合气氛,不是自己期望的样子,最后在报子胡同深处找到一个两间房的小院,久无
人住,院墙都塌了一半,墙外边是一片荒地,一棵老槐树孤零零地站在荒地中间,浓荫
蔽日。这正是自己心目当中能发生故事的地方,公子于当即就拍了板,付了定金,回家
跟母亲汇报。

母亲对这房子千般不满意,一是离家太远,二是不够安全。架不住公子于死磨硬泡,又
信誓旦旦地许诺一定念好了书参加当年的秋闱,母亲只好让他答应隔三差五要回家,然
后放他去了。

过了几天天暖了,仆人们打扫干净房子,把公子于的东西搬了过去,公子于就住了进来
。两间房一间做卧房,一间做书房,小院里还有个厨房兼柴房,公子于用不上,就堆了
些杂物。这里确实安静,胡同里的叫卖声都传不进来,白天读一会书,写几个字,就觉
得寂寞难熬,时光好像蜗牛爬一样,总也拖不到天黑。公子于闲得难受,扔下书,出去
找饭馆吃饭了。

一顿饭吃了两个时辰,公子于溜溜达达地走回来,推开院门……怎么好像有人来过?早
晨自己堆在床铺上的被褥都叠得整整齐齐,书房散落的书都摆放成一摞,书脊朝向一个
方向,砚台里有刚刚磨好的墨汁,浓黑透亮,笔洗干净了,搭在笔架上,随时准备着让
主人使用,书桌的边角上,还摆放着一个简洁的花瓶,里面插着几支野花,错落有致。

是家里的仆人来过吗?不可能,家里没一个仆人干活这么利落的,更不要说对书房种种
物事这么熟悉,还有插花的雅心。难道是外院的邻居?也不会啊,自己都没和他们打过
招呼,况且那些人看着也都是粗人,没一个可心的。

公子于心里有个念头,但自己又不敢相信。他暂且放下了疑虑,自当是有熟悉的人来访
未遇,等以后再揭晓罢。

当晚看闲书到深夜,公子于吹了灯,草草睡了。第二天起床时已是大亮,公子于睡眼惺
忪地爬起身,走到洗脸盆处,脸盆里竟已准备好了一盆清清亮亮的水,旁边的架上还挂
好了毛巾。公子于不客气地洗漱完毕,推开书房们看,里面除了准备好了笔墨花瓶之外
,竟还放着一盘茶水点心。

事出有异,公子于没敢贸然享用,他还是趸出门去,找街上的早点铺子吃了早餐,买了
些糕饼带回来做零食。进得家来,点心已经不见了,睡房的床铺也已整理停当,院子里
刚刚洒扫过,还有泥土湿润过的清香。

这些事一定是个贤淑温婉的女子做的了,公子于不禁浮想联翩。不是自己家的家仆,附
近街坊也没有这样的可人儿,除了狐女,还能有谁呢?原来书中所写,真就是会这样,
古人诚不我欺啊。想及此处,公子于心头涌上一股暗喜,他的精神一下子振奋起来了。

从这天起,公子于成了一个勤奋的人,有生以来从未如此勤奋过。他每天黎明即起,洗
漱完毕吃些头天晚上带回来的饼饵,即开始学习,白天朗诵声清越,读至妙处往往击节
赞赏。下午写诗写文章,完成一篇,即张挂在书房明显处,自己边欣赏,边不断念叨哪
里可以写得更好。中午晚上各出去一次吃饭,都就近找个馆子随便吃一点就回来了,晚
上是一定要在房里待着的,有时熏香打坐,有时喝茶作诗,一副名士气派。如果有邻居
乐于窥视公子于的生活,会觉得他极具审美价值,是各种故事中寒窗苦读的学子样板。

时间就这样匆匆过去,短暂的春天结束了,夏天来临。炎热的天气并没有消磨公子于的
热情,他依然用心学习着,衣着打扮整洁讲究,一点没有因为无人看管而放松对自己的
要求。不过,这些天他的情绪有些低落,仿佛期待的事情有所落空一样。

和故事中讲的不同,狐女一直没有现身。公子于相信她就在附近,每天都来,因为花每
天都换,书房床铺每天都有人收拾,洗脸水也总是干干净净地放在那里。可她为什么不
出来呢?考验自己考验得还不够吗?公子于有些气馁,他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没做对,
按照书里讲的,应该在晚上,她就会自己到来的呀。

公子于决定主动出击了,也许自己碰到的狐女太害羞,需要自己踏出第一步?不管怎样
,公子于太好奇了,他等不及了,他要个明白。

这天中午,公子于如常离开小院,去吃午饭。出了院门走出去几十步,他转了个身,蹑
手蹑脚地走了回来,在门口静静等了片刻,轻轻把院门往上提着拉开一条小缝,闪身钻
了进去,然后贴着院墙,一点一点地蹭到了卧房旁边。按照狐女这些天的习惯,此时应
该是她整理床铺的时间了。

公子于伏低身子,探到窗前,伸出食指沾了点口水,在窗户纸上轻轻捅了个小洞。这个
位置是公子于事先仔细侦查过的,应该刚好可以看到床边。透过洞口,公子于朝屋内望
去,果然有个人影,正在弯腰叠被。公子于心中狂喜,他压住砰砰的心跳,凝神屏气,
把眼睛贴近窗洞……

从床铺上直起身子的,是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彪形大汉,身着亮粉色的绸衫。他唇间带
着一抹甜蜜的微笑,翘着手指整理着公子于的被子,口中还哼着小曲。被子叠整齐后,
大汉双手抱起,紧紧地贴在脸上深深嗅了嗅,然后轻轻放在床脚,并用双手把褶皱抹平
。他做得是那么认真用心,全然没有听到公子于摔倒在地的咕咚声。

公子于爬起来的时候,几乎来不及去检视有没有被人发现。他手脚并用地跑到院门口,
哗地拉开,冲了出去,院门吱啦一声响,终于惊动了专心叠被的大汉,他从屋中冲将出
来,只看到还在晃荡的院门。

公子于一口气跑回了几条街外的家,央求着母亲派人去收拾自己的东西,非要搬回来。
母亲问他发生了什么,他死也不肯说。下午,一众人马浩浩荡荡地开到小院,像之前搬
过来一样,一件件地搬走。小院里并无一点人迹,公子于待仆人收拾得差不多,才大着
胆子进来看了一眼,屋里空空荡荡的,陈设已经搬干净,仆人正从墙上把剩下的几幅卷
轴摘下。公子于随着仆人一起走出房门,从外面把门带上,最后朝里探头看了一眼,在
此时,他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一声叹气,从房顶的位置传来。他激灵一下,砰地一声关上
门,追上仆人,跑出了院子。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11.]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兰若寺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